留学生多国旅行回京后确诊:隔离期2次现症状不报告


4月3日20时至4月4日20时,境外回国来甘人员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(伊朗包机除外)确诊9例。累计治愈出院5例,现有2例在临夏州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,2例在省级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73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54人,其余11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

柳树桩村民吉克所在的志愿打火队,一行十多人跟在宁南队的后面。吉克说,他走到水库边时,看到宁南打火队已经走到半山腰。“我们大概走了一个小时,一开始火还很远,之后风变得特别大,突然就把火吹过来,浓烟滚滚。说话都听不见,只能喊。”

柳树桩岗哨员周玲玲说,这几天,他们每人都要登记起火当日是否上过山,是否在疑似着火点附近烧纸上坟等。在柳树桩附近两三公里之内,也有民警逐户做笔录、调查询问。

(文中王建富、周玲玲、李晖、桂勇、王雪、曾安、吉克为化名)4月4日18:00(巴黎时间4月4日12:00),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、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,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、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。

张文宏提到,居家隔离时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心理问题,“非常恐惧,感觉得了这个病和世界末日一样。”

宁南县与西昌市相距120多公里,两个多小时后,这支21人的扑火队抵达蔡家沟水库。

扑火、牺牲、撤离,失火山头的两个村庄,度过了难挨的危急一夜。

3月20日15点51分,西昌市泸山发生森林火灾。当晚,在强劲风力的作用下,火势逐渐失控。有村民进山扑救,也有人组织了一场869人的大撤离。增援扑救的宁南县21人打火队,有18人牺牲,1名当地向导也没能走出火场。

“40年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大的山火,火焰蹿起几米高。”在山下守候的大巴司机邱富伟很着急,想去火场救人,但火势太大了,没办法进去。“我把21个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,当时心里就知道,肯定出意外了。”

“上坟最多的一天往往是春分,能达到两百人次。每到那天,镇书记就和我们一起在岗哨看守。”王建富说,如果花名册里有一天没记录,就罚50元,岗哨员没穿制服,就算缺勤,也要扣钱。